曾国藩也是“微博控”:将日记抄录数份在朋友圈传阅

2019-04-15

    年轻时的曾国藩是个愤青,自负本领甚大,每见人家不是。

30岁时意识到自身的不足,立志学做圣人,他的方法就是写日记,不过他的日记与一般人不同,很像今天的微博。

  曾国藩日记的篇幅都不长,几十字,一两百字,写的内容多是生活的白描,从早晨起床开始,吃的什么饭,和谁说的什么话,甚至晚上做了什么梦,都一一记录下来,然后回忆自己一天的言行,发现其中哪一点不符合圣人要求,就加以自责,做深刻反省。

更关键的是,曾国藩写日记不光自己看,还让别人看。

虽然那时没有互联网,可以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发布到网上,与粉丝们互动,但曾国藩有他的办法,他把日记抄录数份,然后在朋友圈子里传阅,朋友们会在后边加批注,谈自己的感想,或批评,或鼓励,就像现在粉丝们的跟帖一样。

  比如,有一次,好友倭仁在他的日记后批语道:我辈既如此学。 便须努力向前,完养精神,将一切思维、闲应酬、闲言语扫除净尽,专心一意,钻进里面,安身立命,务要另换一个人出来,方是功夫进步。

愿共勉之。   曾国藩看到后的反应是,为之悚然汗出,然后感叹说,不如此安得此药石之言。

  还有一次,他在日记中抱怨骆秉章对他很冷淡,他的三弟曾国华评论说:兄之面色,每予人以难堪。

这让他如醍醐灌顶,想起自己素来自负,对这位前辈加上级汇报工作或说话总是不容置疑,于是一下子警醒过来。   日记通常都是非常私密的东西,通常都会严加保密,不让外人知晓,可曾国藩为什么如此开放呢?  原来他在日记中虽然能够毫不留情地剖析自己,做到狠斗私字一闪念,但自己的缺点、错误或是陋习改正起来却非常困难,总是改了犯,犯了改,改了再犯。 例如,他曾在日记中立誓夜不出门,但还是经常仆仆于道。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四、二十五两天,京城刮起大风,他仍然无事出门,回来深切自责如此大风,不能安坐,何浮躁至是!十二月十六日,菜市口要杀人,别人邀他去看热闹,他欣然乐从。

  内修效果不理想使曾国藩认识到,光靠自我反思、自我监督是不行的。 于是他把日记公开,让众多的眼睛看着自己。

并且通过亲人朋友的跟帖、点评,点醒和提示自己,形成强大的外在监督力量。 用他的话说就是:势必有所激,有所逼,才能有所成。 完全靠自己监督自己,往往靠不住,人都是在外界的压力之下,才能做真正的改变。   曾国藩天资并不聪慧。 但却成为内圣外王式的人物,成为清朝的中兴之臣,与他注重自我修养,使自己不断完善是分不开的。 而在其一生中,写这种类似微博的日记,并公之于亲人朋友,成为他最重要的自修方式。   一个人最难战胜的,就是自己。 即使你自制力再强,也有被自己打败的时候。

所以真正强大的人,不是向外显现力量,而是能放下身段,放低自己,不断从外界汲取力量。 这,正是曾国藩最聪明的地方。

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|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 | 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| 国家科学技术部 | 中国电信 | 中国移动 | 中国联通